職場生死鬥I--初出洞門
如果說商場的鬥爭是【爾虞我詐】,那麼職場的鬥爭應該用【你死我活】來形容,以前常把經歷過的職場鬥爭當作是倒楣的事情,現在反而覺得是一件值得回憶的經驗。
那些為了自己飯碗,不惜使盡下一切三濫手段來陷害同僚、逼走別人,好讓自己在公司內得以存活的傢伙,當初很瞧不起他們,甚至以為他們是可憐蟲,現在想想,人家也是為了養家活口,動物為了生存而殘殺異類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人類為了自己升官發財而做出禽獸不如的舉動也是應該的啦!
家族企業中的親兄弟為了搶奪家產也是什麼狗屁倒灶的勾當都幹得出來,看在眼裡,有時還暗自慶幸身在尋常百姓家,最少不必去當搶奪家產的畜牲。
畢業後上班的第一家公司是一家很大的鋁門窗公司,那是一家標準的太平公司,同事不會你爭我奪(因為薪水很低,沒人喜歡待),公司福利還不錯,有吃有住,上下一團和氣,沒什麼好計較的。
只是一想到整天都在畫一些門窗的擠型,算一些基本的材料強度,實在不是一輩子應該待的地方,那時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學會設計一部機器!於是經過一個月的受訓以後就把工作辭掉(那時的工作機會很多,隨便找都有),到三重一家員工五百人的工廠,名字是鐵工廠,卻是北台灣最大的機械公司,在這裡第一次經歷職場的廝殺,也是第一次見到親兄弟爭奪家產的刀光劍影。
工廠新開發兩種機器,一種是電腦車床,另一個是我參加的產業機器,名曰【開發】其實就是Copy日本的機器啦!那個時候智慧財產權還不是很盛行,台灣的產業界抄襲日本的行為簡直就是公開的搶奪,根本不在乎【阿本啊】的感受!參加機器展的時候,把日本的機器整台搬過去,外殼用鐵皮包起來就對外宣稱是【本公司新開發出來的最新機種】,不要臉的程度真是令人唾棄!
為了【開發】新機械,公司對外招考機械和電子的新進員工,
設計課裡面分成機械組和電子組,機械的東西通通看得見,要Copy比較簡單,相對的,電子控制的迴路因為看不到,比較複雜,同樣是設計課的人,電子的兩個新進人員好死不死剛好是校友還是舊識,他們的待遇比我高,我不計較別人就受不了,課長是總工程師兼任,副課長高工畢業,學歷不高脾氣不低,聯合幾個機械組的同仁聯名向公司抗議,我沒參加抗議的行列卻變成兩邊不討好,那時只是把公司當成是拜師學藝的好地方,根本不打算久留(離開該公司約五年後公司就倒閉了,還好閃得快!),副課長整天冷言冷語對我們這批新進人員說:這裡薪水不高,你們怎麼待得下去呀?另一個老傢伙講得更白,他說:「你們待不下去我們老傢伙才可以活得久!」,一點都不含蓄,有這種員工的公司不倒閉才有鬼。
抗議當然無效,那個時候老闆很有權威,懶得理你,只是害得大家見面尷尬而已,兩個電子的傢伙也很爭氣,把整台機械的電子迴路Copy起來,學會以後兩個人都出去當老闆了,不到三十歲就開【面路】,幾個老傢伙在工廠倒閉以後四處流浪不知去向,囂張沒有落魄久,古人誠不我欺!
在工廠待兩年以後覺得翅膀有點硬了,該是起飛的時候了,換到一家造紙機械廠,薪水多了八成,原來工廠的廠長和總工程師(都是學長)雖然極力挽留,甚至請出董事長來安撫,只是一想到同單位裡面那些【牛鬼蛇神】腿就軟,還是早點滾蛋好了!在設計課裡面有一個長我16歲的H先生讓我非常壞念,台中高工畢業的他真的是多才多藝,吉他彈得很好,有一次我在哼一曲吉他曲調的時候被他聽到了,從此兩人時常談音樂也互相學習,他教我自動控制,我教他微積分,因為家境清寒沒能進修的他一直想學微積分(總工程師時常在公司使用微積分展示他的機械公式,他不會微積分就很吃鱉,所以一直想學),H先生也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本來自己開公司專門替人設計廠房和天車(工廠裡的吊車),因為公司要蓋廠房,董事長乾脆把他聘請來公司上班,整個新廠房的建築設備都是他一手設計擘劃出來的,絕對不是等閒之輩,兩人亦師亦友結為莫逆,大概是我在這個公司最大的收穫。
離開公司沒幾年就聽說工廠倒閉了,我真有點不敢相信,一個超過五百人的工廠竟然會那麼快完蛋?原來是兄弟爭產種下的原因,工廠在日本時代就創立,老闆只有一個女兒,那個時候的工作機會很少,裡面僱了八個員工,老闆決定從八人當中【提拔】一個工人入贅,把女兒和工廠全部交給他,後來的董事長就因此繼承了老闆的家業,其中一個沒選上的工人還一直待在工廠裡當閒閒【副課長】,沒人敢管他,他的明言就是:「當初如果老闆選的是我,今天我就是董事長!你是什麼東西啊?」
~~~~~~~更精采的在後頭~~~~~~~~~~~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
創作者介紹

林依晨

vvewmlfr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